衣裳如花人如树

无尽夜长

大雨哗哗地下着。倾忽间,一道银色的光漂亮地划破雨帘,照耀了一方夜空。

秦一恒站在窗前望着,许久,才抽上一口烟。

他刚解决完问题回来。忙碌大半宿,到这夜半时分才结束,任是精力充沛如他,也已疲惫不堪。但他并未如身体渴求的那样倒头便睡,而是在这听雨出神。

这是他的习惯,无论在哪里,临睡前,他总要抽一支烟,想念一个人。

数不清多少个夜晚,他都是这样过来的。他清楚记得离别前的一切经历,却不愿记住分开的时间。也许他执意模糊这个界限,万一,万一未来能再相遇,他就可以告诉自己,这不过是久久的一次暂别,而不是永远的分离。

虽然这样的期冀有多可笑,他比谁都明了。

 

困意阵阵袭来,他很想合眼休息,但他还是强撑着,再站一会时间。

因为每一天,他只有这时候才能放纵自己,让思念如藤蔓一般生长,缠绕他全身。

已经很多年了。爷爷故去了很多年,举家搬迁了很多年,他离开那个熟悉的身影,也已经很多年。

曾经那个家伙每天都会站在路口等他,见到他就笑得眉眼弯弯,从心底就亮堂起来。走在路上欢乐地说个不停,所有情绪都不掩饰。就像水晶,透明又闪亮,耀眼又干净。

秦一恒说什么他都信。偶尔几次哄他蒙他,过后他还是死心塌地。看着他毫不怀疑毫不犹豫的样子,秦一恒的心就像被风带着驰翔,快乐,感动,倍觉珍贵。

永远不会辜负他。永远护他周全。

不惜一切。

他是秦一恒与这世界仅存的唯一联系。

即便他已经忘却。

 

雨线绵密,织成的网将秦一恒迎面罗上,罩入其中。空气湿凉,吹得骨头有些酸痛,就像,情愫悄悄噬心的滋味。

他恍惚听见,嘈闹的雨声里,像从前一般,响起那人的笑语声。彼此身体紧靠,温度灼人。少年举伞的手指白皙修长,好看得晃眼。

秦二,秦二,秦二。世间唯有他这样唤他。

从没说过永远。少年的心总是单纯。但是他会一直说着未来的事,好像在一起的喜悦,如今这点单薄的时间压根盛不下。

秦二,周末我们一起去打球吧?

秦二,暑假你要做什么?

秦二,上了高中以后,我们见面是不是会很少啊?

秦二我跟你说,我想读那个大学……

甚至还有懵懂的微妙的疑问。

秦二你以后会找什么样的女朋友哦?

秦二,等我们赚钱了,还一起回来这家店吃烤肉吗?

秦二秦二,他所设想的所有日子,都有另一个人的陪伴啊。

 

闷雷轰隆隆响起,自远而近,一声声炸耳。斜雨被风吹进,打湿秦一恒的鬓发与脸颊,他却恍若不觉。

那些镀着金边的日子,时常闪烁在他眼前。那个世上最动人的容颜,一刻也不曾走出他的记忆。

可是就像眼前是黑沉沉的雨夜,他所有的,不过也是这些。

孤单,寂寞,无尽相思。

 

“江烁。”

两个字音从秦一恒齿间缓缓滚落。尔后他双唇紧抿,再也不出声。扔掉早已熄灭的烟头,最后望一眼蜿蜒的闪电,起身回屋。

又一个悠悠长夜。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