衣裳如花人如树

酒后

“彭彭彭”,夜里十二点多,听到这用力的拍门声,秦一恒皱了下眉。

拉开门,果然是喝多的江烁。他身体歪斜,倚着门框,白净的脸此刻通红,一凑近就能闻到浑身酒气。

“秦二……”一见到他,江烁就傻笑着软绵绵地伸出手,虽然眼神已经有点涣散。

“妈的叫你又喝这么多。”秦一恒用力地抿了抿嘴唇,无奈地架起他往里走。

江烁脚步踉跄,身体完全靠着秦一恒让他拖着,头还不安分地在秦一恒肩上蹭来蹭去,好像在寻找最舒服的方式。

秦一恒咬牙哼了一声,虽然江烁不壮,但喝过酒的人分量就不一样,他费了不少劲才把江烁挪到床上,低下身替他除去鞋袜,盖好被子,自己已出了些汗。

“唔……”江烁闭着眼还不老实地在床上翻身,一边扯着自己领口,“卧槽……你这好热……”

“妈的谁叫你喝多了就跑这来!”秦一恒倒了杯凉水放在床头,坐在床边没好气地瞪着眼前这不知好歹的人。也不知他哪里搭错,人家都说喝醉的人会认自家路,这家伙倒好,每回喝多了就直奔此地,倒是一次都没错过。

“睡……”江烁依旧闭着眼,胡乱地挥着手嘟哝着。秦一恒把他手往被里塞,他却顺势抓住秦一恒不放,不耐烦地扯着他比了个手势,意思是又要秦一恒跟他一起睡。

“要求还是一样多。”秦一恒撇了撇嘴,忍不住又弯了弯嘴角,这家伙喝酒后就跟小娃一样。眼见着自己脱不了身,只好又一次解了外衣躺下。床不大,他把大半个床都让给江烁,自己侧身挤在一旁。

感觉到身旁的充实,醉酒的人伸手一把搂上枕边人,连腿也顺道圈上,大咧咧一副老子缠上你的模样。

“刚不是嫌着热嘛?”秦一恒忍不住轻轻弹了下他额头。力道很轻很轻,落到肌肤上成了几乎感觉不到的轻抚。

也不知江烁听到没,他动了动身体,鼻子往前凑了凑,手紧紧抓着秦一恒,像条粘人的小狗。

卧室里只有客厅透进的光线,但也足够看清江烁的脸庞。他的睫毛纤长,随着呼吸起伏盈盈颤动,宛如蝴蝶翩跹停在花丛,引得秦一恒忘记了素有的持重,只想愉快地流连忘返……

“嗯……秦二……”江烁忽然含糊呢哝,把赏玩的人吓了一跳,接近的脸停在半空,有点紧张盯着他的眼睛。

“喜欢………唔……”嘟嘟囔囔吐出几个字,江烁的脑袋又在床单上摩挲几下,清秀的脸上溢出笑意,那含义好像是……幸福?

秦一恒原本就少了几分冷静,现在又被那只字片语扰得心神不宁。他怔怔地凝视着眼前的人儿,心好像鼓鼓盈满的风帆,盛进了甜丝丝的柔情和一些酸涩的怅然。

江烁永远不会想起了,好多年以前,他们也曾这样相对而眠。但他记得。年少的他们纯洁得不懂遐想,青春的脸上有柔软的绒毛。狭小的床让两个长手长脚的孩子伸展不开,可是他好喜欢。

那些安宁的夜晚,如童话般静谧美好,定格在他记忆深处。

他无声地笑了一下。长大以后,自然不便再像以前那样同床共枕。只有江烁每次喝多了来找他,并且主动要求,他才会不得不满足他的无赖。

黯淡的光下,秦一恒的脸色格外柔和。他与江烁朝夕相处这么久,江烁的样子他熟得不能再熟,但每一次凝望,他还是不知厌倦。他的目光细细扫过那脸容鬓角,一缕缕发丝,一寸寸肌肤,如亲吻痴缠,如爱抚眷恋。从眉至眼,从鼻至唇。

此刻江烁的嘴唇无意识地轻轻嘟起,酒后的唇色尤为红润,就像可口多汁的果子,让人垂涎欲滴。

秦一恒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,像是不由自主般,缓缓地、轻柔地探向那抹诱人的红色。他与江烁本就已是面对面,江烁又搂着他,这手与唇的距离其实不长,但他十分紧张,既舍不得吵醒江烁影响他休息,又有点羞涩与不安。他那修长的手指,几乎是一厘米一厘米地安静移动着。江烁的呼吸声匀称安稳,而他的心脏,慌乱地跳动着,一下下有力地撞击着胸膛。

好似经过了漫漫长夜,他凉凉的手指终于抚上那柔嫩温热的唇……他觉得自己脸颊很烫,强密的心跳声几欲可闻。这少有的凉与热的交织,感觉如此奇妙。他很小心很小心,仅敢以指尖轻抵唇上,而就是这一点点的接触,已让他欢欣无以言表,狂喜失神。

昏暗的柔光悄然晕染,屋内的空气温馨甜醉。江烁依然安然酣睡,而秦一恒的心已醉。斗室之中,静寂无声地盛下不能言说的秘密……

评论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