衣裳如花人如树

余音

用了很长时间,我终于把那一箱录音带都听完了。时间已经从白天到了黑夜,又从黑夜到了白天。

虽然录音带没有标明顺序,但我还是大致理清,我记忆中遗落的那两年,发生了什么。

刚开始听我少年时的声音还有点不太习惯,我想那个时间离我真的很远了。

有几卷录音带里我语调活泼,大概是刚开始接触那些事的时候吧。我的语气里有压抑不住的好奇,有第一次亲眼目睹灵异场景的害怕心虚,有对秦一恒这样的事也能解决的崇拜,还有些经历了神奇之事的小小兴奋。

后来听到一个送信的故事,说的是我当年一个要好同学逝世的事。我虽然自幼单亲,但父亲是在我还没记忆的时候就缺席了,所以倒没太大感觉。这算我第一次体会失去身边人的滋味,所以心里格外沉重难受。

那时的我也表达不了什么,唉声叹气,零落不成句,后来只是说,我很想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已经过了很多年,我也想不起当年的伤感了,只是听到这句话时,我还是狠狠抽了口烟。

或许有些事总是这样命中注定。你刻意遗忘想逃,但命运总会摁着你再次领略。

说到盲道和学校的事,我倒是意外的简单。话里经常停顿,大段空白,只是把情况尽可能清楚地概括了。最后讲到秦一恒,我沉默了很久很久,直至开始呜咽。

“我知道我这样对不起你,但是对不起……我真的受不了……”

我好像看到少年的我,把头埋在膝盖上哭。撕心裂肺的心痛,还有歉疚。

听着这些录音带,我抽了很多烟,烟灰弹了一地,烟灰缸里很快塞满。到最后那个哭泣,我呆呆地什么也忘了,直到烟烧到手指。

我想我是烟抽多了,要不怎么突然觉得胸口很闷。

闷闷地吸了口气,我揉揉僵坐太久有点酸痛的腿,站起走到窗前。

天气很好,透过窗子可以看出屋外空气洁净,和屋子的陈旧杂乱形成鲜明对比。明亮的光感给这荒凉的地方增加了一丝人气。

我看着不远处有绿色的枝叶在风里温柔地摇摆,想起某个人总是淡淡的笑容。

那家伙笑的时候总是有点欠揍啊。

忍不住瞪了下眼撇了撇嘴。才想起面前空无一人。

金色的阳光总是让人感觉暖洋洋的,就像某人从不张扬却永远自然存在的安全感。只是如今这安慰人的灿烂幻化成无形的利刃刺入心窝,难以忍受的痛感从心底最深处漫出来,让我不得不缩了下身体,狠狠地压着心口。

“妈的你这该死的秦二……”话还没骂完,突然想到有个词不对,我硬生生止住。

越亲近的人越是这样毫不顾忌地出口成脏,直到有天发现一语成谶,才会后悔平时没多念一世平安。

我依旧站在窗前望着树,就好像看到那个人挺拔的身姿,柔软的头发。

算了,这么长时间我欠你的一切……那些记忆,那些你孤单单的日子……

我会慢慢来还。

我又点着了一根烟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