衣裳如花人如树

忘忧草

前奏

(秦一恒开车,江烁坐在旁,兴奋地说着什么,秦一恒偶尔转头看他一眼,平静的脸上有淡淡的笑容)

  间奏

(江烁接过凶宅卖家递来的一包钱,手指一摸,不可自抑地流露出满意的神情,秦一恒在旁叼着烟看着微微一笑)

 群声: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 

(黑暗中,船舱里,几个身影激烈缠斗。江烁忽然飞身扑进,抱住其中一个身影的腿。镜头一闪,江烁骑坐着往身下的人愤怒地死命抡拳头)

 群声: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 

(少年秦一恒面对故去的爷爷,跪在地上取下他脖子上戴着的铜钱,泪流满面)

(船舱黑暗中,有点光线透进照着江烁。他对着面前隐在黑暗中的人伤心吼:秦一恒你到底想干吗?!)

 群声:依依不舍的爱过的人 

(衣柜门内,江烁使劲捶门大喊,门外秦一恒靠着衣柜无言,痛苦无奈)

 群声:往往有缘没有份 

(秦一恒头抵着衣柜门轻声交代了一句,说完悄然离开,只留瘦削的背影)

 谁把谁真的当真 

(万家宗祠,秦一恒背着江烁,略显单薄的身体摇晃着把他塞进泄煞口)

 谁为谁心疼 

(少年篇,山里,秦一恒眼睛哭红,一身狼狈,江烁不忍又心酸地拍他肩膀)

 谁是唯一谁的人 

(秦一恒给江烁祛怨痘,江烁右手中指绑着红线与床头柜上的草人相连,秦二喂他吃饭)

 伤痕累累的天真的灵魂 

(江烁在自家老宅,看着布满灰尘的一大箱录音带,双手交叉顶着鼻梁,容颜沧桑)

 早已不承认还有什么神 

(江烁手指慢慢抚着眼前那块写着他死期的棺材板,眼睛闭上)

 美丽的人生 善良的人 

(少年篇,江烁看到秦一恒有点抱怨地从背包里掏出小枕头,想笑又忍着,眼睛闪闪盈着笑意)

 心痛心酸心事太微不足道 

(江烁独自闷在幽暗房内,蓬头垢面,颓丧抽烟,床头地上各种垃圾)

 来来往往的你我遇到 

(少年篇,学校事件了结,秦一恒艰难地孤身举步离开,江烁颓然坐在地上。背景是学校川流不息的人群)

 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 

(成年江烁大学毕业后初次重遇秦一恒,灿烂地轻松一笑)

 忘忧草 忘了就好 

(少年秦一恒独自坐在公交上,脸贴着玻璃望着窗外,表情难过)

 梦里知多少 

(少年篇,山里,秦一恒疲惫不堪地阖目休息;江烁坐他身边,略显紧张地含着铜钱盯梢)

 某天涯海角 某个小岛 

(某次出门收购凶宅,秦二与江烁并肩走在某机场里。江烁穿着考究的浅色衣服,戴着墨镜,意气风发,秦二一身黑色唐装,背着包,安然淡定)

 某年某月某日某一次拥抱 

(少年篇,周围围着别人,秦一恒用力拥抱江烁,对他耳语)

 青青河畔草 

(高中学校,绿树青草,少年江烁与秦一恒嘻笑着走在操场上)

 静静等天荒地老 

(少年江烁与秦一恒在秦家,秦爷爷笑呵呵地与江烁握手,秦一恒在旁笑。

少年江烁与秦一恒在家里挨着坐着吃饭,江烁的母亲在旁温柔慈爱地看着两个少年狼吞虎咽,镜头渐渐拉远)

评论

热度(10)